冯唐与荒木经惟办书法展:我们都不喜欢画地为牢

字号:

   4月28日至5月18日, “书道不二:荒唐”双人展将在北京嵩祝寺与智珠寺-东景缘画廊举行,展览将展出中国作家冯唐和日本艺术家荒木经惟的书法作品。“书道不二:荒唐”由荒木经惟合作长达二十多年的老友本尾久子小姐担任策展人,梦边文化创始人张维娜担任执行策展人,两位艺术家为此次展览特别定制了四十几幅书法作品。这也是荒木经惟第一次在中国展出书法作品。

PMo4-fyshfuq5071993.jpg

  展览名为“书道不二”,“书道”取自日本,中日书道传统源远流长,公元6世纪,随着佛教传入日本,中国书法在日本开始盛行,后被称为“书道”。从“书法”溯源至“书道”,意即跨过种种法则的藩篱,而直抵古老的真境。“不二”,取自冯唐书名《不二》,佛教用语,“无彼此之别”之意。

  荒木经惟因其强烈的表现爱、欲、死亡的摄影作品而为大众所知,他使用犀利的毛笔和各式马克笔在超过400本摄影画册上留下自己的笔迹,如今荒木经惟年近八十,不仅对摄影“真情”不灭,更是恣意于书写,他的随意的、放荡的、宣泄式的笔法,不按照常规写就,极致天真裸露,反倒具有奇、奥、拙、朴的意趣。

  3月12日,作家冯唐在东京与荒木经惟会面,荒木经惟说,之所以有这次合作是因为冯唐和自己在个性上颇有相似之处,都不喜欢画地为牢,循规蹈矩。

  本尾久子说,从去年荒木经惟的书法脱离摄影发展成一种独立作品,并在东京举办了首次展览。对于书道,荒木的看法很接近于中国文人“游于艺”的精神,他把它视为一种把玩的游戏,一种娱乐自己的方式。“我不喜欢模仿别人,从小就这样,写字也是这样。”荒木经惟说。

  这一点,冯唐和他的看法完全一致,“我写字也不希望像传统的书法体系所认为的那种好看,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。” 冯唐小时候就临过颜体,后来因为忙碌,疏于执笔,最近两年,又重拾毛笔。

  冯唐说,之所以和荒木先生举办这次展览,是因为两人有很多有意思的相同和不同,“我们都热爱妇女,都不喜欢模仿别人,不一样的是,一中一日,一老一少,一个是写情色书的,一个是拍情色照片的,这种反差很有意思,在这种相同和不同中体现出来的其实和书道的核心很像。”

  荒木经惟表示,看了冯唐的经历之后感觉和自己很有共鸣,“他当过妇科大夫,又在麦肯锡工作过,然后写小说,现在又开始玩书法,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,不喜欢画地为牢,循规蹈矩,附和别人,还有一点点张狂,自以为是。”在寺庙里呈现本次展览也让他非常兴奋。荒木从小出生的地方旁边就有一座静闲寺,没有家人的妓女死后就被葬在那里,他小时候常去那里玩耍,“我就是这样了解到欲望、生命和死亡的。”

冯唐的书法作品

冯唐的书法作品

  本次执行策展人,梦边文化创始人张维娜表示,冯唐的小说《不二》以寺庙为背景,并常年将工作室置于古寺中,对寺庙的氛围有着天然的亲近感,所以在布展的时候,选择了寺庙这种独特的空间。据悉,此次展览选址北京嵩祝寺与智珠寺-东景缘画廊明代是印经厂、清代是三世章嘉的庙。

  在谈话现场,年近八十的荒木经惟依然精力充沛,活力十足,说话时语速极快,充满了意大利或西班牙式的手舞足蹈。谈到兴高采烈处,突然拿出相机给冯唐拍照。他不喜欢摆拍,喜欢抓住某一个瞬间的“好面孔”,他也相信“语言能比酒精更好地抚慰人心”。在他的爱妻阳子去世之后,荒木一直在拍摄天空,直到现在,他每天早晨依然很早起床,拍摄东京早晨六点的天空,他说,那个时刻的天空是东京最美的地方。

  “看到天空,你会觉得自己在老去。”他指着最近的展览“阿写罗”系列摄影作品告诉冯唐,“阿写罗来自于阿修罗,在日本文化中,阿修罗是一个战神,这也是我此刻的心境,时间在流逝,但我不想投降。”所有的艺术家其实都是在用不同的形式“打败时间”,冯唐说。

上一篇:冯峰个展《千纸鹤》

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相关资讯

    无相关信息
  
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

阅读推荐更多>>

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

  艺术还是刻意,前卫还是低俗,当越来越多的雕塑出现 ...[详细]